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妄想剧场
妄想剧场
 张皓彦下班回来的时候,邱采妍一如往常地忙碌于工作上面,敲打笔电的键
-盘勾勒出一篇篇动人的故事情节出来。-

-  作家,一个被诅咒的职业。这是采妍的自嘲。
-  
-  「皓彦,欢迎回家。」-
-
她坐在书桌前说,手依然在键盘上舞动。虽然没有看到身后的张皓彦,但却
-用着肌肤触感和耳朵听觉去玩味他的气息。张皓彦走向邱采妍,说了声「我回来-
了」,接着邱采妍的脖颈便向后一躺,下巴的胡渣从额头一路刮过脸庞,弄得她
-一阵轻痒,随即厚实的嘴唇吻上她干涩的唇。
-  -
口腔弥漫着来自外头的味道。-
-
「外面好热喔。秋秋,妳今天过得如何呢?」两手温柔地搂住她,像件披风-
般包覆。
-  
-  邱采妍欣赏着面前倒过来的熟悉脸孔,回了一句「跟平常差不多」。她待在
-冷气房的身体,散发着微微的凉气,默默地把张皓彦的烦热给吸收过来。-

-  三年前,因为在自家装潢上和张皓彦认识后,两人便开始陷入热恋中无法自
-拔。过没多久时间,就决定同居,到现在也差不多一年了。邱采妍才发现,自己
-对张皓彦的感觉,和他对自己的感觉,不自觉形成坚固的爱情三角体。除了「热
-情」、「亲情」、「承诺」,这三个固定因素外,还有「性」趣方面,逐渐形成了巩
-固的顶点。
-  
-  「我想妳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去厨房煮点东西给妳吃,好不好?」张皓彦冒
-出这一句询问她。
-  
-  这时邱采妍才恍然惊醒,因为早晨灵感爆发的缘故,一整天下来没吃多少东
-西。虽然肚子会饿,她仍是想在计算机前敲字。
-  -
(他的直觉怎么每次都这么准啊?!)
-  
-  「我没什么食欲说……」邱采妍有点心虚地回答,「我中午有吃了一点,所
-以现在还好……」-

-  「那么,中午妳吃了什么呢?」张皓彦用不容许反抗的口气逼问,「坦白从
-宽,抗拒从严喔。」-

-  「…苹…苹果……」她支支吾吾地说。
-  
-  「我就知道。」张皓彦轻捏着她的鼻头,戏谑地说:「亲爱的秋秋,现在给-
妳两个选择。第一,我去煮饭,妳乖乖去洗澡,然后晚上我要处罚妳。第二,妳-
乖乖去洗澡,我去煮饭,然后晚上我来处罚你。妳要哪一个呢?」-

-  「两个选项有差别吗?」邱采妍撒娇求饶,「皓彦,我可以两个都不要吗?」
-  -
张皓彦歪着头耸耸肩说:「不行,因为我很霸道。所以就我决定啰。」接着
-两手从腋下把邱采妍给抱离开笔电,把她赶进浴室去洗澡。-

-  「饶了我吧……」-

-  最后,在张皓彦的胁迫下,邱采妍只能乖巧地在餐桌前解决了晚餐。用餐完
-毕后,被强制赶上楼,不准她继续工作。
-  -
因为,处罚的时间到了……-
-
-
***   ***   ***   ***   ***  
-  
-  
-  两人的住家是间小小的两楼独栋,位于住宅区内。一楼是客厅、厨房以及卫
-浴,还有摆放在落地窗前的书桌,也是邱采妍平时创作的位置。二楼有三个隔间,-
分别是两人的房间、张皓彦的工作室,和专门用来处罚的调教房。
-  
-  「啊…喔…嗯呀……好棒…我还要…噢…还要更多……」女人声线的娇吟喘
-息,回荡在调教房内。声音彷佛具有魔力,很容易引发出潜藏的欲望出来。不管-
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

-  张皓彦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动人抚媚的呻吟,赞叹地说:「秋秋,妳
-不觉得这是上帝赐给人类最美妙的音乐吗?」-

-  「……」邱采妍没有答话。她的脸上布满潮红,但室内并不热。-

-  这是张皓彦的恶趣味。他总是喜欢把邱采妍舒服时发出的娇喘给录起来,当-
作下一次处罚的前戏,这也就是为什么邱采妍无话可说的原因。哪有人会对自己-
的呻吟有兴趣?更不用说,要对这声音说出什么赞美的话语。-

-  「呵呵,不想回答没关系。」张皓彦悠闲地凝视着邱采妍,「告诉我,妳知
-道妳今天做错什么吗?」
-  
-  「我……」女人的声音很微弱,有些喘不过气。「因为我没有乖乖吃饭。」
-  
-  「秋秋,妳知道的,不乖乖吃饭就是要处罚的,对不对呀?」-

-  邱采妍默认地点点头。此时的她,被Y字形的挂在铁架上,两手腕被手铐被-
扣紧,身体有点悬空般地,依靠着两脚的脚趾来支撑全身的重量。胸前的两粒粉-
红色的乳头被木夹子给束缚,挺立成紫红色的可口葡萄。她的脸抹满红晕,汗水
-一颗颗地从毛细孔冒出来,还有四肢强烈的疲惫感,折磨她的神经。-
-
「那秋秋今晚想被怎么惩罚啊?」
-  
-  「……任凭主人。」她唯唯诺诺地说。
-  -
「这么听话啊……」他离开椅子走到了她的面前,食指勾抬起她下巴,让邱-
采妍直视他深遂的双眼。「今天我想来一点不一样的。当我的小宠物,妳觉得这-
主意好吗?」
-  -
「欸!」邱采妍有点讶异,「你……你是说美女犬那种的吗?」
-  -
张皓彦很满意她的聪慧,说:「秋宝贝,妳真是太聪明了。不过,妳知道我
-向来不喜欢狗的,所以今晚让妳当我的小喵喵吧。」
-  -
话刚说完,他就从屋内置物柜中的某个抽屉,取出藏在里面的黑色袋子。他-
解开封套,然后倒出猫耳、尾巴和脚掌等相关道具出来。
-  -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啊?)邱采妍困窘着。
-  -
张皓彦没有注意到她的疑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妳知道吗?宠物猫和宠-
物犬相当不同。宠物犬只需要温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主人的命令为最高遵守
-原则。但是,宠物猫不同。猫是顽皮高傲的生物,牠保有自尊,虽然听从命令,-
却不是百分之百。比较起来,调教的时候就不能失了分寸。对我而言,我就是喜
-欢这样。」-

-  「皓彦,乖乖听话,不好吗?」邱采妍问着。「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女人是-
服从的角色吗?」
-  
-  「我不知道耶……服从虽然好,但对我来说却不喜欢那样。」张皓彦解开束
-缚她的手铐,抱着有些疲惫的她解释说:「我并不想把妳调教成一只只有性欲的-
母狗。调教是我们性生活的快乐情趣,不是个让妳堕落的邪恶工具。」
-  
-  「你就直说你喜欢我抗拒,这样你比较有征服感,对吧?」邱采妍偷咬他一
-口,「都说任你处置了,你还龟龟毛毛的。」
-  -
听到这句话张皓彦也不住反驳地说:「妳哪一次不是任我处置,却偏偏还是-
有自己的固执。像是什么不能玩后面的洞洞,不能帮让我舔下面,严禁我叫妳小-
奴隶……」他装出无奈的表情,口气哀怨地说:「看我多可怜啊~~还说任我处
-置。」-

-  「你说的也对啦……」邱采妍认同着,她考虑一会儿后心软地说:「我答应
-你这次绝对乖乖听话,不反抗。」
-  -
语毕,张皓彦就摆出「妳上当」的神情说:「呦!确定不是嘴炮喔?」-
-
「啥!!你是故意阴我的。」邱采妍识破诡计的恍然大喊。随即,马上转变
-成楚楚可怜地音调哀求说:「可以不要这样吗?」-

-  可惜,这时侯已经回天乏术,张皓彦拿着他的道具,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说:-
「当然不行啰,我的秋宝贝。嘿嘿。」-

-  
-  二十分钟后,她面对着今天的第一项处罚──爬楼梯。这项指令看似简单,
-却是残酷的要命。先不论邱采妍的身上被盛装打扮,纯黑的猫耳,高翘的耳朵像
-是原本就存在她头上。毛绒绒的脚掌,很贴心的把他手脚给紧密包覆。最难受的,
-莫过于屁股上的的挺立尾巴。初次被前端是串珠按摩棒的猫尾巴给插入,让她的
-直肠深处有种说不出的不适,像是大便排不出的感觉。-

-  当然,楼梯也装置了张皓彦精心设计的小道具。几根铁支架,上面挂着绷紧-
的童军绳,每隔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就绑上了一个节。单单二十几阶的楼梯,就
-有差不多三十个节。而张皓彦的命令很简单,就是要她两腿跨坐绳索,然后慢慢
-的爬下来。该死的是,这可恨的童军绳却是像计算过,毫无阻隔地紧贴她阴户。
-  
-  此时,张皓彦站在一楼的阶梯旁向上观望,脸色愉悦地对她喊着:「秋秋,
-快爬下来吧。」-

-  「喵。」邱采妍有气无力地回答着。今天她的身分是美女猫,所以只能乖乖-
的喵喵叫。看着有如恶魔的楼梯,她转过身跨上绳索,然后跨出了右脚。
-  -
(该死的!!)一阵恐惧的快感迅速地由阴部扩散。-

-  原以为张皓彦要她倒退着下来,是基于安全的因素,却没料想到,由于看不-
见造成的心理压迫,反而更添增了身体的敏感度。刚刚才摩擦到第一个绳结,就
-让她点燃起淫虐的欲火。
-  
-  接着换左脚下去,右手,左手,短短的四个动作,感觉就好像是过了一整天-
般的漫长。阴户紧紧地陷入在童军绳中,绳结先从会阴摩擦到阴道口,然后才是-
阴核,每个绳结跟着她的动作经过这三个敏感的地方。
-  
-  粗糙的绳子,但给她火烫的摩擦感,爱液也适时的分泌,减轻绳索给于肌肤
-的灼热。不过体温却是逐渐升高,呼吸也逐间浑浊起来。每走一步,对她而言都
-是艰难的动作。
-  
-  「嗯啊!」再往下几个个阶梯,口中的呻吟也不吝啬地呼应。邱采妍大口地
-喘息着,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步要走。
-  -
「喔喔!」又是声娇吟。
-  -
张皓彦待在下面,狂招手地说:「秋秋,快点呀快点呀。」彷佛在叫唤着自
-己心爱的宠物。他幸灾乐祸的声音,对邱采妍是无比的不爽,可怜的她却只能牙-
痒痒地继续她的苦难。不到三十阶的楼梯,好像永远走不到似的。
-  
-  经过了二十分钟,邱采妍才顺利地来到了一楼。这时,她已经香汗淋漓,口
-中不停的喘息,张皓彦看着童军绳上银白的湿润痕迹,满意地摸摸她的头说:「乖-
宝贝,做得很好喔。」
-  
-  有点冰冷的手掌触摸到她热呼呼地阴部,不禁让她一阵抖嗦,但也减轻了不-
少的摩擦带来的疼痛。手指勾挖着阴道口,弄得邱采妍呻吟连连,接着把沾满淫
-水的手掌摆放到她面前,说:「舔干净吧!这是妳好色的味道喔。」-

-  邱采妍眼神怨怒地望着笑嘻嘻的张皓彦,不甘愿地吐出舌头,模仿着猫咪的-
动作,舔食着他手上的黏液,发出啧啧的声音。如此娇艳的动作,也惹得张皓彦-
一阵欲火,松垮的休闲裤瞬间变紧。
-  
-  「好吃吧?」他抚摸着邱采妍的背脊,然后拉拉她的小尾巴,「感觉如何啊?」-
-
这轻轻地拉扯,顿时让她感受到肛门里串珠按摩棒,一颗颗的圆珠拨弄着直
-肠肠壁,快感的欲火也随之退去,不适应的胀痛感跟着浮出。
-  -
「……我想…拿掉它……」邱采妍哀求着。「求你……」-

-  「猫会说人话啊?」张皓彦的口气转为冰冷,虽然表情看似轻松,却可以感
-觉他的不悦。邱采妍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用可怜的语调「喵」的一声,好-
当作是回应。-

-  「夹住,不准掉出来!」他抚摸过邱采妍的大腿,拿出准备好的假阳具,毫
-无阻碍地塞进阴道里面,接着打开开关。
-  
-  「啊呀!」邱采妍喊了一声,背部整个弓起来。她本以为震动的只会是阴道,
-但肛门里面的串珠按摩棒也跟着震动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感马上充斥着她
-的娇躯,前后两个洞口产生的交替感觉,让她整个人软了下来。-

-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好怪喔……)
-  
-  此时,张皓彦更落井下石地拿起了一只挂有铃铛的项圈,束缚在她的脖子
-上。项圈上面勾着绳索,他拉紧绳子说:「走!我们到外面散散步吧……」
-  
-  张皓彦说完便牵着邱采妍走出去,虽然她拼命抵抗,但刚刚的爬楼梯已经消
-耗了她不少体力,加上一个女生怎么拼得过男生的力气,就这样被拖了出去。-

-  夜晚,还很漫长。-

-  
-  ***   ***   ***   ***   ***
-  -

-  仲夏夜晚的气温,不同于白天的毒辣炙热,反而有种宜人的舒爽,配合徐徐-
吹过地凉风,相当适合出门散步。-
-
「秋秋,今天天气还真舒服,对吧?」张皓彦拉着绳索,一派悠闲。「让人
-好想唱歌喔。现在开放点歌时间,妳想听什么呢?」-
-
邱采妍真是恨死他了。-

-  「喵!」她愤怒地宣示她的不满。赤裸的胴体,毛绒地四肢,还有摇晃的尾-
巴,十足猫的打扮。然后下身的阴道和肛门,被塞满着电力充足的按摩棒,每个-
几分钟就豪不留情地肆虐羞辱她,直到想冲上巅峰的时候,张皓要就会残忍的将-
开关给停止。-

-  这时,他们走在左右都是住家的道路上,每户都灯火通明,要是有人不小心-
走出来,就会看到她淫荡无耻的模样。好险附近没有流浪的猫狗动物存在,不然
-现在她散发的雌性荷尔蒙的气味,保证她今晚就会成为雄性动物们的繁衍工具。
-  
-  「呵呵。」张皓彦对她的反应感到愉悦,就是这样的抗拒更能刺激他。
-  
-  「咖搭」一声,邱采妍就感到下体又开始酥麻,虽然她被快感给支配,却还-
保持着自己的尊严,这一路下来,极力的忍住自己的呻吟,让张皓彦十分佩服。-
不过,她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这时的恐惧。-

-  张皓彦也察觉到她的恐惧,蹲在邱采妍身旁问「会害怕吗?」温柔的大手抚-
摸她的脸颊,给予她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放心,有我在啊。」不过这份温
-柔持续没有三十秒钟,他指着后方淫邪地说:「妳瞧妳,其实你也喜欢野外暴露-
吧?妳看后面的道路上。」-
-
邱采妍回头一望。在橘红色的街灯照射下,路上一条晶莹的蜜液显得闪闪动
-人。这时,她整个人无地自容了,只想找个洞钻进去。但除了羞耻之外,更想要
-的是欲望的抒发。-

-  (我怎么这么色啊……可是…我……不行……)按摩棒持续地践踏,但是坚-
强的意志再次让她压抑住快要爆发的欲火。-
-
张皓彦拖起她的下巴,看着眼神迷茫的邱采妍说:「秋秋,妳忍耐是不好的-
喔。而且,妳说妳今晚任我处置说。」-
-
开关调到「弱」的位置上。
-  
-  「喵。」邱采妍只能红着脸点了点头。看张皓彦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到什-
么坏主意了。但尽管知道被人发现后会是多么的尴尬,她还是想要张皓彦来满足
-自己。-
-
说完,张皓彦把她牵到旁边的无人的小巷子里,然后拉下拉链,掏出阳具得-
意地说:「来,先帮主人吸吸吧。」
-  
-  邱采妍露出困窘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最讨厌口交的。虽然她喜欢张皓彦舔她-
的小妹妹,那种她的尽心服务给予的愉悦感觉很像自己是女王。但是反过来,她-
就觉得很反感恶心。不过话都说出口了,只能照做。-
-
她高跪起来,张开如樱桃般的嘴唇,把张皓彦半软半硬的下体吞在嘴巴之-
内,用丁香小舌替他舔扫。一种雄性激素的气味灌入她的鼻腔,咸涩的味道在味-
蕾上蔓延,随即张皓彦的阳具便充血肿大,把邱采妍的嘴给撑大。
-  
-  张皓彦拨开邱采妍的发梢,扶着她的头凝视着。绯红色的脸颊,迷情的双眸,
-还有发出啧啧声响嘴唇,伴随着肉棒的进出抽插。他轻柔地指示说:「对,多用-
点舌头。很棒喔,牙齿刮得我好舒服。别忘了,妳的手也要用啊。」
-  
-  舌尖在前端打转,时不时去挑逗马眼,在敏感的裂缝上舔吸,刺激得张皓彦-
瞇起眼微微颤抖。银白的贝齿温柔地啃咬着棒身,在津液的辅助下,连根部都是-
湿湿亮亮。还有她套上脚掌的双手,虽然不够灵巧,但上面的皮毛刮弄着两颗充-
满生命精华的蛋蛋,却有着额外的加分。-

-  张皓彦看着撑开鼻子,想要多呼吸点空气的邱采妍,有着淫荡的性感。被打
-扮成猫咪模样,更容易激发出男人潜在的野性。尤其是身处于室外,随时都要注-
意意外的危机,多方面不同以往的感受,更添增了身体的兴奋。-
-
「唔……嗯……唔…喔喔……」邱采妍的大腿湿湿黏黏,口交的同时中,她-
也享受着前后两根按摩棒给予的欢愉。下身早已泛滥成灾,粉红色的珍珠,不知
-何时也绽放在空气之中。
-  -
(好热……好想要喔……快…快不行了……怎么前面……后面都这么有感-
觉啊……)这时,邱采妍整个人陷入恍惚飘然的状态。身躯软绵绵的,手中的动-
作逐渐迟钝下来,反而是身体不断地扭动,像是迎合按摩棒的运动。-
-
「啊!」一阵空虚弥漫着邱采妍的身体。
-  -
「这样不行喔,我的宝贝猫。」张皓彦拔出阴道里的按摩棒,并且关掉。接-
着扶起欲望被强行中断的邱采妍,凝视着她眼里恼怒的欲火,笑说:「妳怎么可-
以比主人先开始享受呢?」-

-  「喵……」邱采妍楚楚可怜地哀求。-

-  「求我啊。我的秋秋。」张皓彦居高临下的俯视,挺起那张牙舞爪的阳具,
-得意地说:「妳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  
-  邱采妍像是猫一样,默默地转过娇躯,然后把屁股对准张皓彦,然后羞耻地
-抬高。被淫水充分滋润的阴道口像是盛开的花朵,嫣红的蜜肉一张一缩着。-

-  「真乖。」张皓彦扶着她的腰,将勃起的肉棒用力的插入。只听见邱采妍一-
声浪叫,整根阴茎就没入到底。
-  
-  「啊…啊…啊啊…」张皓彦不快不慢地抽插她的嫩穴,比起假阳具规律的动-
作,真人的肉棒更能给邱采妍愉悦,一进一出的结合,让她放肆的淫喊,就算此
-时在户外,也好像在室内般的放纵。
-  
-  「嗯嗯…秋秋…夹的好紧……」张皓彦也察觉到她的变化,随即也配合她,
-把整个人给放得更开。托起她的臀部,让肉棒在蜜洞中更加密合,采妍的娇躯迎
-合强劲的碰撞,展现出赞赏地力与美。
-  -
「喔…嗯嗯…啊……」邱采妍长发在背部上,随着张皓彦粗鲁的戳弄,肆虐-
地随风飘动。抽插的速度奏快,喊出的声音愈大。最后,在张皓彦的一次强力抽-
动,邱采妍从喉头深处爆出欢愉的巅峰,随即张皓彦也射出乳白的精液,深深地
-灌入她的体内。
-  -
在无人的小巷,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呻吟与抽插声,与不时传来的虫鸣,像是-
管弦乐团,交奏出美妙的音乐……
-  -
这是个美丽的仲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