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禁断的肉奸
禁断的肉奸
               全身光溜溜的母亲雪白的肉体上,母亲柔软洁白的双腿盘缠在少年削瘦的臀部上,紧紧勾着已经猛力起伏了二十几分钟年轻的屁股。

  她ㄧ直温柔地注视着儿子如痴如醉涨红的脸庞,ㄧ边用毛巾轻拭他如黄豆大小般的汗珠。

  「嗯!今天可以射进来!」她轻声咬着儿子的耳朵说着。

  儿子一听,更加奋力地向她深处猛戳。

  「吧咑!吧咑!」母子结合处发出淫肉与耻骨撞击的声音,以及淫肉摩擦的「啾!啾!」声,混着儿子从喉咙深处发出如野兽般的怒吼。

  儿子用力咬吸母亲挺起粗黑的奶头,母乳竟然溅了出来喷洒在儿子脸上,母亲感到ㄧ股性感将要排山倒海而来,儿子猛然加快动作。

  「不行!现在不行射!」母亲心中呐喊着,情急之下伸手往儿子臀上打去,「啪!啪!啪!啪!」连着重打四下,儿子一惊,果然停了动作,呆呆的望着母亲。

  「起泡了!」母亲向下看着剃毛的女阴紧紧咬住儿子年轻但已有十五公分长的阳物,牝户四周起了白色的泡泡。

  「来了!来了!……」一股电流从阴道直上子宫,四十岁美艳的母亲全身抽搐痉脔地大喊:「啊!泄了!泄了!……」挺起下身竟将跟自己一样重的儿子都给举起,她疯狂地举了数下,再重重地摔在床上,儿子的阳物立时滑出母亲的阴户。母亲潮红着脸望着儿子,看到儿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如同在看一只野兽一般,赶紧伸手抚摩他的脸,柔声地说:「呼!乖儿!赶紧进来。」伸手抓着儿子流着透明滑液的阳具,往红通通兀自蠕动的阴洞塞入,母子又连结在一起了,儿子往下一沈,阳具立时没入母亲的肉穴。

  「让妈来鞤你。」美妇人咬着儿子的耳朵柔声地轻唤,伸出白纤的手在儿子屁股上探了探,将中指插入儿子的屁眼中。

  (二)

  「喔……妈妈……」知道妈咪要刺激自己的摄护腺,使射精时的快感得到最大,少年忍不住呻吟起来。

  感到母亲的纤指在肛门里抠弄、旋转、进出,少年一边大声呻吟,一边缓慢地将澎涨到极限的阳物在母亲泛水的牝户抽插。

  等母亲右手中指完全进入直肠,曲起来压迫摄护腺时,少年反射式的全身抽搐,猛力一戳,硬将半个龟头撑开母亲的子宫颈。

  「啊!射了……」少年怒吼着,年轻的精液如机关枪般地在母亲的子宫里播射!

  母亲的手指不断的刺激着儿子的摄护腺,那快感是如此地强烈,他觉得精液不断狂喷,全身如快散了一般。双手紧紧抓着母亲的脊背,少年软瘫在母亲的怀里,湿淋淋的头埋在颈窝,再也不能动了。

  房间里除了母子俩还急促的喘息声外,是没有其它的声音了。

  母子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有十分钟之久。

  儿子抽身翻离母亲汗湿的裸体,阳具牵着白色的情丝,母亲的膣洞因为剧烈的性交,灌入不少空气,瞬间发出如放屁般的声音,母子俩一听都「噗吃」一声笑了出来。

  「看!这是建一君给妈咪的生日礼物!」雪白的母亲起身一转,在儿子头上蹲着,流出儿子注入母亲体内的汁液。

  将童贞献给母亲不久的年轻儿子,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母亲卧房昏暗的灯光,照得她的牝户湿亮亮的,一个儿子看着亲生母亲流出儿子的精液,是一幅人间至淫的景象。

  「真好吃……」母亲雪子一边用手指沾着流出的精液往口里送,一边还喃喃自语:「流光可太可惜了……这是可爱的建一要给妈咪的……」由於剃光了毛,成熟妇人的阴部反而洁白如幼女一般,儿子刚长毛的阴部竟显得比母亲的来的成熟。

  健一的精液有些顺着雪子雪白的手指流下,滴到他的上唇,他舔了舔,是混了母亲蜜汁的精液味道,想不到十三年前自己被挤出来的地方,现在正流出他注入的子孙浆。

  「那是鲑鱼般的回潮呀!」健一突然想起最近生物学所教的鲑鱼回溯。

  自己有如公鲑鱼一般,努力上游到出生的地方,释放出大量的精液。

  「美吗?健一,这是你出生的地方呀!」雪子左手手指拨开红肿的阴唇,露出汩汩流汁红通通的阴洞,右手手指在阴蒂上又揉又摁,竟自手淫起来!

  她不但用右手指飞快地搓弄阴核,左手食指和中指也在阴洞里快速的进出,大量的淫液溅到健一的脸上,母亲的牝户散发出一股微腥的味道。

  「妈妈,好美……」健一赞叹的说。

  「啊!我是淫荡的母亲啊!在健一面前手淫了……」雪子呻吟地说。

  想要快速的得到性感,雪子近乎疯狂地折磨自己的阴户。

  在儿子的视奸下,带着罪恶感的性感更为强烈,「啪!啪!」她用右手大力的拍打自己的阴户,她扭转着宽大的臀部。阴部下儿子的脸湿了,他也在搓弄着他再度勃起的年轻阳具。

  「啪!啪!啪!」她向後用力拍打自己雪白丰满的屁股:「健一……打妈妈的屁股……用力的打……」健一开始相信母亲有被虐待狂的倾向,「啪!」轻轻地健一右手掌打在母亲的左臀上。

  「大力一点!」扭动熟透裸体的母亲似乎在高潮的边缘了!

  「不要怕!健一,妈妈只会高兴……打下去!不要怕……」「是的,妈妈!」

  「啪!啪!啪!」健一大力地拍响了母亲的屁股!

  缓缓地、但重重的落下,「啪!」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

  脸色涨的通红,汗如雨下,长长的美发散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母亲的牝户每当儿子手掌打下时,就不自主地收缩,淫液一股一股地汩了出来。

  美妇人美丽的雪白屁股现出一个一个交错的五指形红印!

  母亲右手伸向床头柜上,摸着了三个木制的衣夹,一只夹到如黑葡萄般大的左奶头上,一只夹上右奶头,最後一只夹在勃起肿胀的阴蒂上!

  刺激过於强烈,母亲的奶头射出几道细细的奶汁,都喷洒在儿子的脸上!

  半年前为了使身体更丰满好引诱儿子,开始服用的女性荷尔蒙,竟然使乳房开始分泌乳汁。这几次的母子性交,只要受了强烈的刺激,粗黑的乳头就会喷出奶液!

  「啊……我要泄光了……啊……」

  雪子左手扭转着夹在阴核上的木夹子,右手食指中指在阴户里猛挖;健一右手食指中指也加入了母亲手指的行列,猛挖着母亲的阴道。

  一股潮水从母亲的牝户喷将出来,尽数淋浇在儿子的脸上!

  雪子潮吹了!

  阴核及阴道又痛又刺激的阵阵快感,使她达到最高潮,像一只发情的母兽狂乱的吼叫:「泄……泄……」上下左右不住乱晃的两只丰乳,将泉涌出的奶液四面八方的挥洒!

  雪子登时蹲坐在儿子的脸上,沾满淫汁肿涨的阴唇压在他的鼻上,鼻尖被阴唇咬住了,「不能呼吸了!妈咪……」儿子带着鼻音微弱地抗议。

  「啊!对不起……」全身颤抖过度而发软的母亲赶紧将牝户往下移,沾满淫液的阴唇和儿子的嘴唇对上了。

  头有些发晕地俯身瘫在枕头上,从深深的乳缝间,母亲向下可以看到儿子的鼻尖将热气喷向自己白嫩的耻部,可以感到儿子嫩嫩的舌头伸进了她的阴户,嘴巴啧啧有声地吸吮起来!

  她无力阻止,只有由得儿子将她满膣的淫液都吸入了口、吞入了肚。

  过了许久,雪子才叹了口气,翻了个身靠着床头坐着:「来!让妈咪把你身上擦乾……」雪子抓了条毛巾,将还挺着发亮鸡巴的儿子搂了过来,将儿子和自己身上都擦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