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局长妈妈
局长妈妈
          爸爸也是一名警察,不过在我10岁哪年的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妈妈在本身就很有能力的前提下,就在35岁那年当了最年轻的副局长。

  母亲是个美人胚子,当年的警花,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她是最美丽的人,皮肤白皙,165 的身高,最重要的是有一对大咪咪啊。

  妈妈在工作时是个很有能力,很强势的人,对我还好,算是呢,比较严厉。

  重视我学习,平常又经常满足我一些当孩子的愿望想法。

  她一直就是我的意淫对象,我从14岁开始手淫,由于自身条件出色,15岁那年就开发了两个处女同学。
不过最喜欢熟女,可惜的是我纵横情场的这3 年,干过最大的不过是同学的姐姐,才22岁。
所以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要干到母亲的熟穴。
占有母亲成熟而迷人的肉体。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我占有母亲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天是周末,母亲准备带我去买几套衣服,因为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母亲现在的工作嘛,因为主要分管了通讯这块,虽然不像原先那么忙,也有一些时间陪我,但说不定啥时候就有任务就得走了,所以每年她都会选在一个有空的周末帮我庆生。

  母亲今天穿的便装,是一套休闲西装,彻彻底底的穿出了女强人的气场。
小西装内,衬衫扣得很严实,只能看到脖子一块白皙的皮肤。
下半身啧诱人多了,紧绷绷的西装裤包裹着大大的肥臀,让人血脉喷张。

  今天是周末,上商场购物的人很多,我们也加入了公车站的挤车大军。
妈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平常不会动用警局的车辆,家里虽然也有条件买车,但用处不大,也没太计较这个。

  车来了,我们根本不需要用力,就被人群挤上了车辆。
载了慢慢一车人后,像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辆,晃晃悠悠的启动了。

  我和母亲并排站着,前后的挤了不少人。

  「人好多啊妈妈,其实我也不缺什么,周末你可以好好在家里休息的啊。
」我和妈妈聊了起来。

  「呵呵,没事啊,妈妈也不累,我的小宝贝生日可是大事哦。
」妈妈笑着说。

  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看着前后那拥挤的人群,我灵机一动,我正巧看过许多公车痴汉类的小说,这么好的机会侵犯一下美母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于是我带着兴奋加紧张的心情,心跳都加速了好多,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一看,不得了。

  一个猥琐的哥们正拿他的下体,若有若无的蹭着母亲的美臀。
因为动作还不大,母亲可能有感觉,但如此拥挤的有摇晃的车辆上也没往那想。
这标准的痴汉动作我不知道在岛国爱情动作片了看过多少回了。

  这一发现,顿时让我有些尴尬,自己的计划是没戏了,接下看先看看情况吧。

  随着汽车的一个大晃动,那家夥的鸡巴瞬间就贴在了母亲的美臀上,挤着母亲的美臀,车子平稳了也没有分开。

  这个时候母亲肯定是感觉到了,那家夥的肉棒在刚才磨蹭的时候就已经勃起了,这下母亲要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才怪勒。

  让我诧异的是母亲并没有反抗,将他制服,而是皱着眉头,往前躲闪,勉强的前移了一小步。
擦,这不科学啊。

  母亲费力躲闪着身后让她讨厌的东西,余光还瞧了瞧我。

  「儿子啊,上周你班主任说你数学成绩有些退步哦,你要注意了,虽然妈妈知道你很聪明。
」母亲依然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

  「放心吧,妈。
那次考试是有一点小意外,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突然明白了,感情母亲是怕让我发现所以才没反抗啊。

  那位猥琐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眼前的美妇人没有剧烈反抗他是求之不得的。
于是他又用力挺了挺腰,将鸡巴深深的挤在母亲的美臀上,沿着臀缝开始缓慢的摩擦起来。

  看到这香艳的场景我不禁血脉喷张。
内心十分纠结,又想欣赏呢,又因为自己梦寐以求的肥臀被别人侵犯而感到愤怒。

  那个猥琐的汉子,似乎越来越进入状态,摩擦的力度和频率也越来越快起来,但终归是在车上,动作始终有所控制,并没有很张扬。
而母亲紧皱着眉一副非常厌恶,非常痛苦的摸样。

  我看不下去了,转身就准备挤开那个家夥阻止他对母亲的骚扰。
刚转到一半,正侧身对着母亲时,自然下垂手指碰到了一个手感极好的东西。
我转头一看,原来刚站在我身后的是一位小美女,大概和我差不多大小,因为穿着高跟鞋,身高也差得不多。
明明是一个学生的发型和脸蛋,打扮得却和社会人士一般,紧身小T 恤,加一件极短的热裤,刚刚我碰到的就是热裤和大腿交接的地方。

  就是这个发现,让我停止了阻止那猥琐汉子的脚步。
我的手微微一翘便碰到了哪姑娘热裤包着的下体,绿色的布质热裤此时的手感竟然是如此的美妙。

  在我若有若无的触碰下,这姑娘只是转头朝向汽车行驶的方向,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靠,这是欲求不满列车么?都是不抵抗的,我满心欢喜,手指贴住了这姑娘包着热裤的蜜穴部位。
微微的有些热气传出,我兴奋得手指都有些颤抖了。
用手指刮了刮姑娘光滑的大腿,确定她是有感觉没反应之后,意犹未尽的擡起手指,用指背在浪穴位置摩擦起来。

  这时候我看到那猥琐大叔,将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隔着口袋个裤子悄悄的抚摸着母亲的美臀。

  母亲皱着眉,挣紮幽怨的表情,实在让人欲火焚身。
高手啊,这个猥琐哥。

  我身边的小姑娘在我的摩擦下像极了一个苛求性爱的骚货,挺起腰似乎要吧蜜穴都交付于我。

  这种情况我在自然不会放过,手指一用力,那滋味,放佛要陷入了阴唇的包围中去,正当我指淫这位小姑娘的时候,另一个手也没闲着,正要穿过腋下去感受一下这位小姑娘不大却十分坚挺的胸部。

  「儿子,下车了。
」母亲的话突然把我叫醒,把我从欲海中拉了回来。

  「不是还有一站么?」我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显然母亲已经不堪骚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