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服务“志愿者”】(1-2)作者:wuekost
【性服务“志愿者”】(1-2)作者:wuekost
字数:10366
         
序章(原创文章首发于某CD论坛)

  因天朝传统观念重男轻女的思想影响,天朝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2046年已经到达惊人的20:1的极端比例,这导致了极端严重的社会问题,性欲得不到宣

  泄的男性致使暴力犯罪激增对社会良性稳定运行及谐社会的构建产生了极大的威
  胁。

  2047年4月1日人代会全票通过「天朝性服务志愿者法」正式实施,该法律规定,每年8月在全国16到24岁公民范围内随机选取若干人为性服务「志愿者」,(因基因改造技术的成熟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均在随机抽取范围内)。强制充当性自愿服务者5年,在此期间,自愿者将被剥脱人权,作为国家公共设施投入使用,由新成立的国家性「自愿者」管理局统一管理分配,为所有年满16周岁以上男性公民提供免费性欲释放服务。五年服务期结束后恢复人权并授权功勋公民称号可享受各种功勋公民福利及待遇。

  2047年6月继体育彩票,福利彩票之后,天朝政府又发行了性福彩票简称性彩,所有筹集到的资金将全部用于性「自愿者项」目,经过两年的发展,性彩销量已经超过体彩和福彩成为全国发行量最大的彩票,为该项目筹集到了巨量的资金,也使得性「自愿者」者项目得到的了完善的实施。

  2052年「志愿者」法案已经实施五年,第一批子「志愿者」已经已经完成服务期,除部分「志愿者」转为新进「自愿者」培训机构培训师外其他都已经拿到巨额国家补贴重新融入社会享受幸福生活了。这五年来虽然性别比例没有得到丝毫改善反而有日趋加大的趋势但因为该法案的实施,社会上暴力犯罪却大为减少,特别是针对女性的如强奸,贩卖妇女等犯罪行为更是得到根本上的杜绝,社会风气为之一清,国民士气高涨,政府支持率达到新高,也使得国家对该项目投入了更大的关注及资源。

  第一章~「志愿者」再教育体系

             ~~故事开始~~

  薛岫用力眯起双眼,深深抽了一口凉气。

  「如果是梦境,就请醒来吧~~」

  薛岫慢慢张开双眼打量着四周,房间的陈设显然不是学校教室也不是家里自己的卧室。

  「真的不是梦境吗?」薛岫失望地想

  这是一个充满科技感的房间,纯白色的牆壁,白得有点透蓝的发光天花板,银色的金属地板,处处透出强烈的未来感。

  房间墙壁都是由镜子组成的循环倒影着显得无比巨大宽阔,房间四周放置着大量的高科技机器设备,中央的位置是一张结构很複杂的椅子,一个少女穿着浅绿色的病人服,手脚和腰部被金属扣具固定在椅子上。

  薛岫呆呆的看着由镜子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一个年约15岁少女,有着粉嫩的鹅蛋脸,柔顺如瀑布般的栗子色长髮,B睾杯的双乳在胸前挺立着,修长的美腿,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完美的脸蛋一个的娃娃脸美少女。

  「这是我???!!」

  薛岫躺在椅子上,用力挣扎了一下手脚,锁扣闻风不动。

  薛岫叹了口气「这到底是他喵的怎么回事!!??~」用力整理回想目前的情况。

  9。1日开学日,薛岫正兴奋的跨进市立高中的大门,因为进入高中就意味着薛岫已经年满16周岁了,终于到了法定可以使用「志愿者」的年纪了,初中三年一直在和尚班度过的薛岫同学度过了三年的残绿「青葱」终于可以跨入高中那神圣的殿堂了,因为每所高中的男厕都有「自愿者」为所有的高中学生提供服务,所以刚刚踏入高中校园的残绿少年们的心情是如何「鸡动」就可想而知了。
  很显然因女性同学太少薛岫所在的班教室里也全是清一色的和尚,第一节课上分配好做桌位,通过各自座位上的USB接口下载好高一的所有课本后,三十多个因「鸡动」过度的少年,全部以别扭的姿势趴在桌子上熬着时间,等着课间的到来。代课老师好笑的看着这群「青葱」。因这几年了所有高一新生都是这个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

  第一节课也没讲别的,只是讲解了下「自愿者」使用手册的内容,这是现在每个16岁以上男性公民的必修课。手册第一条就以红色字标准的必须遵守的使用守则。

  「严禁已任何理由和手段损坏」志愿者「否则将根据刑法内容给予最高死刑的惩罚」其他的林林总总的使用守则一堆,还有学校为保证学生正常学习秩序所定的校园「志愿者」使用规范如因课间时间较短,此期间只能使用便器「自愿者」
  来进行正常排泄行为只有在午休大课间期间才能进行性欲释放、因担心学生体力
  消耗过大而影响上课所以校内「志愿者」全部穿戴内入式感应贞操带,只提供口舌释放功能,每个学生在高一入校时都会配发一个配套的植入型纳米信号发射器。

  等等等……「

  「叮铃铃……………」

  终于在带课老师啰啰嗦嗦的话语中,一直下课铃传来,少年们马上激动的直起腰,盯着老师就等着他嘴里说出下课这两个字。老师看了眼眼里冒出绿光的少年们好笑的摇了摇头说的「好了别忘记」自愿者「使用规则啊现在下课」

  「喔……」一阵欢呼响起「青葱」一跃而起一窝蜂的向门口冲去,但这是门口却突然出现了教导主任的身影,正在往外冲的「青葱」们一下子站住了迷惑的看着堵在门口的教导主任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

  「那个睡觉薛岫啊」教导主任板着脸问道哎!!??找我干什么我没干什么坏事啊!!「我我是薛岫」薛岫战战兢兢地回答着「喔你就是薛岫啊校长要见你你跟我去下校长室」

  「校长找我干什么!!」迷惑的薛岫并没有问出来,多年来的教育让他自觉
              的往校长室走去

  莫名被叫到校长室商讨加入学生会的事,签了一份加入学生会的手续文件后,喝了一口校长给的的可乐,然后就昏倒在地上。再醒来就已经被绑在这张椅子上。
  「难道和校长有关?~」薛岫心想。

  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打开,数个身穿白袍的男女走进房间,开始自顾自调整着机器设备,其中一个男人走到薛岫的身前道「薛岫?」

  薛岫点了点头叫道「这是误会~~我~~唔~~」

  男人乘薛岫说话的机会,把一个开口环硬放进薛岫的小嘴,他一边把口环在薛岫的后脑绑好一边说「你只管听我说就好~」

  巨大的金属口环令薛岫的嘴不能合上,一丝口水由嘴角流出,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给薛岫带来巨大的屈辱感。

  男人看了看文件说「薛岫,我们国家志愿管理局是根据你的学校推荐带你过来的」

  「学校推荐?~志愿者抽选不是结束一个多月了吗?~~」薛岫瞪眼看着男人不断摇头,希望向他说明有什麽弄错了,但口中只能发出模煳的叫声。

  男人在工事包中拿出一台平板电脑「文件说,因一位抽选中入选的」自愿者「因车祸无法履行义务,但已经配置好的基因改造培养液如果不立刻使用就会报废,给国家照成很大损失,经二次筛选,你和另一个叫周强的16岁男孩与出车货的」自愿者「基因对比最为接近,所以由你们两人中选出替代者」

  「你们校长将你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份由你签字确认的自愿加入」自愿者「协议书,恩很不错还是第一次遇到真真自愿加入的」自愿者「这点会在档案上记录的。」

  「周强??~~校长不就他喵的姓周吗!!~~」薛岫用力的叫,但只能发
              出细微的轻哼

  男人轻描澹写地说「国家」志愿者「管理局,将会在你服务期结束后根据你的档案给予相应的奖励的,欢迎你成为志愿者。」

  「我才不是自愿的~~你这是绑架~~我是被校长陷害的……」听到这裡,薛岫深感不妙,不断用力挣扎反抗,但拘束具把薛岫稳稳地固定在椅子上。
  男人在平板电脑上调出一个档桉,公式化地说「因为基因改造培养液的时效原因,我们已经先行给你使用了,看起来效果不错。请在这裡补签授权,证明你的」性服务志愿「,方便我们进行下一步工作。」他手中的平板电脑,正显示着有薛岫生活照的个人档桉。

  男人突然捉住薛岫的右手,薛岫虽然合着拳头反抗,但男人最后也成功扳开薛岫的手指压在感应器上。

       平板电脑用合成声音说「咇~指纹核对正确~

           薛岫自愿成为性服务志愿者~

          并在其后的五年间自愿放弃人权~

         愿意接受任何程度的再教育和改造~

        自愿接受国家志愿者管理局的监管控制~

        无条件的完成管理局安排的各项工作内容~

          欢迎你加入成为性服务志愿者~「

  突如奇来的变化,令薛岫完全呆掉了,只能不断摇头呜咽「不~~这是误会~~是误会~~我还是处男啊……我还没享受过志愿服务啊……我不要做」自愿者「啊啊啊啊……」但口中的金属环令其他人听不清薛岫的说话。

 男子又指着另一个男人手里捧着的透明生物培养槽对薛岫说「那是你的全套
  男性生殖器官,现在已经被移除有管理局统一保存,并植入由你个人基因培养的女性生殖系统在你的自愿期结束后将由你自己决定是否更换回来「

  男人把平板电脑收好「多谢合作,希望你享受这个新职业。」说罢就向其他工作人员说「大家可以动手了,动作快!」

  薛岫不断挣扎,惊惶和恐惧充斥薛岫的心灵「不~你们想怎样~」但被口环塞着的小嘴不能清楚咬字,发出的只是无意义的呜呜呜声。

  两个戴外科手术口罩的男人走到薛岫的身边,他们开始脱下薛岫的衣服,其他人则把房间旁边的机器设备推到薛岫的附近。

  薛岫很快就被脱成小白羊,由基因培养液改造后的白嫩细緻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唔~~唔~~」薛岫挣扎了一下,眼裡流下屈辱的眼泪。

  他们没有理会薛岫的感受,只是默默地继续自己的工作。两人在椅子上拉出一大堆电极和连接线,把电极分别贴在薛岫的腰肢,大腿,小腿,手臂,颈项,腋下,以及新生出的乳房等全身多个地方。

  这些电极就像医疗用的检测胶贴,有一点湿湿冷冷的感觉,胶贴上带有黏力,能紧紧贴住薛岫的皮肤,湿冷的感觉令薛岫打了一阵寒颤。

  他们拿出两个可乐瓶盖大小的花朵型器材,这个东西像一朵有四片花瓣的百合花,中间花芯的位置是一根两公分长的注射针,旁边有数十条乳胶花蕊围绕着针头,后面有一大堆管线连接着。

  正当薛岫在奇怪这个器械的功能时,工作人员拿起一支喷剂在薛岫的乳尖上喷了两下。薛岫马上感到乳尖有一种热热的痒痒的感觉「唔~~」薛岫不自觉地扭了扭腰希望可以缓解乳尖的痕痒感。

  「对春药的反应不错,乳头完全立起来了,开始安装改造器」其中一人说。
  「春药!!……都这样了还要改造!!~什麽~」薛岫隔着塞口环轻呼着。
  两人把金属花朵拿近薛岫的双峰,这令薛岫知道她们的目标,薛岫马上不断扭腰挣扎。

  她们只是冷冷地说「扭断了注射针头我可不管的~」听到他这样的恐吓,薛岫只好停下来乖乖地看着她们的动作「呜~求你~我不要做」自愿者「啊~」
  她们把注射针完全插入薛岫的乳头,金属花朵连接着的真空吸引机马上开始运作,把薛岫的乳头完全吸住,套在花芯深处一个金属环中,乳胶花蕊贴着薛岫的乳晕,给薛岫带来轻微痒痒的感觉,而花瓣则慢慢合上咬住薛岫的乳肉。
  「唔~唔~好奇怪~」轻微的刺痛和痕痒融合成一种近似性刺激的感觉,薛岫不自觉地扭了一下身体,但完全不能舒缓身体怪异的感觉。

  她们拿出一个尺寸更小,像钮扣一样大的金属花朵,并把春药喷在薛岫的新生阴蒂的小豆豆上。

  「唔~~~~」薛岫感觉到她们的目标,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对薛岫的私处不断抚弄。

  「看情况可以安装了,把她按好。」拿着金属花朵的工作人员对另一人说,她立即按住薛岫的盘骨,确保薛岫不能挣扎。

  「这个有点痛的,你要忍住啊~~」工作人员拿着金属花朵准备安装在薛岫的下身。

  薛岫只能紧紧地咬住口中的金属环希望自己可以捱过去「我~我不是自愿的~」
  突然,一阵强烈的刺痛由小豆豆传来,疼痛令薛岫不断惨叫,身体不自觉地扭动,但都被人死死地按住。

  「吱~~」随着小豆豆被真空吸引进金属环,花瓣合上咬住阴唇。疼痛的感觉慢慢变成一种酸麻感,麻胀开始扩散,遍满薛岫的下半身。性药令薛岫的身体感觉更灵敏,酸麻庝痛感慢慢交织,形成一种像是女性自慰一样的兴奋感觉。
  「嗄~嗄~」薛岫娇喘着,感受着轻轻碰到敏感点的乳胶花蕊,心裡感受着这种陌生的比撸管强烈许多倍的陌生感觉,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希望那些花蕊可以再狠点地磨敏感部位。

  这个时候,拘束椅的形状改变,把薛岫的双腿慢慢拉开抬起。私密部位完全暴露在人前。「唔~~~」

  一个工作人员戴上乳胶手套,他把手指轻轻插入薛岫的阴道「唔~好敏感~唔~~」被性药放大的女性快强烈的刺激着原残绿「青葱」,薛岫渴望那根手指可以不断磨擦为他带来高潮。

  但工作人员没有满足薛岫的愿望,只是把插入一点点,把弄了一会就把手拿开「」自愿者「为什么还调成处女啊,反正第一次都是交给机器的,真多此一举。」
  「第~第一次??……处女??!!」薛岫有点没转过弯来。当工作人员把一台机器推过来,薛岫马上知道他是什麽意思。

  那是一台像小型複印机的机器,上面有一大堆接线和面板,机器上连接着一条U型的金属块和两根可伸缩的金属棒,捧的末端分别是一支橡胶假阳具和一串拉珠。

  橡胶阳具粗5公分,长30公分,上面有很多凸起的橡胶圆点。捧身分成五段,中间有两段用金属製成,头部比较粗,大约有6公分上下。

  拉珠整串共有12粒,每粒大小由2公分至6公分不等,总长度达30公分,当中有数粒拉珠也是金属製成。

  「不~~这他喵的是想要搞死我的节奏啊~~」看到这台机器,薛岫马上想像到自己的命运。薛岫死命想挣脱,但这样一具柔弱少女的身体,还被这样严格拘束只能任人宰割。机器推到薛岫的下身附近,工作人员把设备连接到椅子的接口上。

  他们拿起U型金属安装在薛岫的下半身,U型金属片的形状刚好可以贴上薛岫的股沟,把薛岫的小豆豆,尿道口,大小阴唇,会阴,肛门等完全盖住,有点像条金属内裤。

  U型金属内有数个机括,可以扣住小豆豆上的花朵装置,再夹住薛岫的大阴唇来固定。装置在阴道和肛门的位置上都留了开孔,有一堆连接线连到机器上。
  这个U型金属片的主要功能是提供大小阴唇的电击接触点,同时为接下来要安装的假阳具以及肛门拉珠提供抽插引导,另一方面更可以收集女孩的淫水和尿液以便检查身体状态。

  「啪~~」薛岫感到大阴唇好像被拉扯了一下,一点麻麻的感觉传到薛岫的大脑,尿尿的地方和小阴唇入口好像被什麽压住,怪异的感觉让薛岫扭动了一下身体抗议。

  工作人员在面板操控了一下,两支橡胶玩具缓慢地插入薛岫的下身,虽然只是插入一点点,但这具未经的身体完全不能适应,薛岫下身传来强烈的撕烈感,好像身体要被撕成两半一样。

  随着两支玩具逐渐挺进,薛岫下身的撕烈感愈来愈强,但全身被固定令薛岫没有办法挣扎,只能默默忍受机器的折磨。

  像徵纯洁的处女鲜血源着橡胶阳具缓缓流出,被外面的U型金属接下,再经由导管吸走。阴道的撕裂感令薛岫左右摇摆着头部试图有一点点缓解。

  阳具一直往薛岫的身体深处前进,直插到尽头顶住花芯才停下来,而拉珠则被全部插入薛岫的身体。薛岫的膣内有着饱满充实的感觉,当中夹杂着一丝刺痛,后面像腹泻的绞痛感,组合起来再被性药加以扭曲,变成一阵阵快感。而薛岫则努力地在这变态的快感中保持神智,不让自己迷失。

  工作人员拿出一个头盔戴在薛岫的头上,头盔内有数百个电极,紧贴着头部各处。头盔的眼睛位置有一对显示屏,而耳朵部分则有一对耳机,头盔上有大量的电线连到椅子上。最后,工作人员拿走金属环,把一支付有电线的假阳具塞入薛岫的口中,粗大的假阳具快要顶到薛岫的喉头令薛岫不断乾呕。最后,工作人员给薛岫戴上一个呼吸器。

  「薛岫,你听到我说话吗?」男人的声音由耳机传来。被绑住的薛岫没有什麽反抗的空间,只好顺从地点点头。

  男人说「作为一个志愿者,你要学会如何用身体服务市民,我们现在会用这台洗脑机把所需的知识灌进你的大脑,对你进行再教育,请你好好配合。」
  「什麽洗脑?什麽再教育?我不要~快放我下来~~」薛岫含住玩具,隔着呼吸器在微微抗议着。

  男人接着向其他工作人员道「开始吧!」

  机器设备发出一阵轰鸣声,薛岫感到身上的装备都开始运作起来,全身各处都传来舌头舔弄吮吸的感觉,面上的呼吸器也传来甜甜的淫药味道。

  乳尖和小豆豆的金属花不断给薛岫的敏感部位注入媚药,花芯上的乳胶花蕊上都不断来回转动,为薛岫带来强烈的刺激。「唔~~」

  阴道的橡胶阳具就像攻城器一样,不断旋转抽插,粗暴地撞击薛岫的花芯,玩具的每一节都向不同方向旋转,同一时间不断在薛岫的阴道喷洒性药,性刺激令薛岫的阴道不断抽动,子宫颈微微张开。宫颈被玩具磨擦给薛岫带来一点点疼痛和刺激。「痛~好厉害~」

  肛门的拉珠不断进出,不断撑开薛岫的直肠和肛门括约肌,大量的灌肠液不断由拉珠喷出,侵入细嫩的肠道,撕烈感绞痛感都被媚药扭曲,成为一种变异的性快感。

  「唔~~身体~~好想去洗手间~~想要~~」薛岫的身体像一叶孤舟在绞痛感和性快感组成的风暴中随风飘摇。

  头盔的显示器裡出现了一个衣着性感的少女,她用十分挑逗的语气自薛岫介绍着。

  薛岫的全身被机器刺激,根本没有空档理会影片的内容,光是要应付下身两支不断出入的怪物已经用尽薛岫的全部精神。

  「我是薛岫,我是性服务志愿者」影片中的少女说。

  「什麽?~」听到自己的名字,薛岫开始分神去留意显示器,画面中是个和薛岫现在外貌一样,却衣着暴露的女孩。她一边自慰一边对薛岫说「对啊,小岫,我就是你,你也是我。」

  为了在不断的折磨中继续反抗,薛岫紧紧地咬住口中的玩具承受着身体上的刺激,「不对~你不是我~我是男人~」。

 画面中的薛岫接着说「好好享受就会得到快乐了~性服务志愿者是很爽的工
  作~「

  「好难受~他喵的~~」一小股爱液由薛岫的下身喷出,身体对机械的刺激如实反应,令薛岫有点罪恶感。薛岫用力地抓住椅子的把手,希望可以强忍身体的感觉,但是机械正把薛岫的身体一步一步推向高潮的崖边。

  「很快你就会和我一样快乐了~放鬆心情~跟随身体的感觉吧~」画面中的丝韵坐下来,她拿出一支玩具,放在嘴边轻轻舔弄着。随着她的动作,在薛岫喉头的假阳具开始扭动抽插,向薛岫的食道灌注媚药。

  就当薛岫打算集中精神抵抗,突然,薛岫身上的各种器械开始狂暴地运转起来。全身都有被舔弄的感觉,乳尖,小豆豆,呼吸器,口中的假阳具注入的媚药剂量大增。「啊~哈~」

  阴道的玩具突然快速挺进,穿过在药物作用下轻微打开的子宫颈,深深地插入薛岫的子宫裡. 大量的媚药灌注到生育小孩的宫殿,被黏膜快速吸收。子宫颈的剧痛被药物转化,转换为无尽的快感。

  乳尖,小豆豆上的花瓣,下身的玩具和拉珠上的金属部份,都配合着电击薛岫的敏感点。大小阴唇,G点,花芯,后庭,尿道口等都被强烈的电流和高浓度媚药折磨着。

  「啊~~啊~~」薛岫的身体在多重作用下已经接近高潮的边缘。

  尿道口和后庭的电流突然大增,同时配合着真空抽吸,薛岫的肛门和尿道括约肌马上失守,大量黄浊的液体由薛岫的身体排出。

  「啊~~薛岫竟然在人前失禁~」对身体失去控制的感觉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身体完全失去控制地冲向高潮,持续的快感把薛岫的意识全面冲散,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身体有点被动地抽搐着。

  头皮上传来发麻的感觉,好像有一些画面一些想法注入薛岫的脑海,不过这些已经不再重要,薛岫只想这个状态持续下去。

  「成为性服务志愿者~我很快乐~很快乐~」画面中的薛岫不断重複着,那声音就像有某种魔力一样吸引着薛岫的注意力。薛岫呆呆地看着画面,听着自己的说话。

  「我从小的志愿是性服务工作~成为志愿者是我的梦想~」画面中的薛岫一边用玩具自慰一边说。

  「薛岫的志愿?性服?不对?我要?做?做?不对我他喵的要玩自愿者不是做自愿者」薛岫用力咬紧假阳具想要抵抗。

  突然间全身的敏感点再一次强烈的电击,薛岫的阴道又喷出一大股淫水,强制电击高潮再一次把薛岫的反抗意志冲散,更多的性知识资讯由头盔灌入薛岫的脑海。

  画面中的薛岫含着假阳具说「薛岫的小穴很想要男人,最喜欢给人含鸡巴,志愿性服务是我的梦想职业」

  被持续高潮冲垮了的薛岫慢慢地重複着「薛岫?想要?男人?喜欢?鸡巴?
  志愿服务?梦想?「

  「现在我们一起来试试」画面中的薛岫拿着假阳具续道「首先,打圈用舌尖轻柔地舔头部的蘑菰」她一边说,一边伸长舌头示范着。

  「舌尖~舔?~不~去你喵的~我要被舔,我才不要被你们训练成??」高潮的馀韵刚过,薛岫就发现情况不对,薛岫由心底抗拒着被人训练成玩物。
  就像惩罚薛岫的反抗,全身的敏感点被电流点击式扫过,更多的媚药进入薛岫的身体,薛岫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体如实反应,又开始再进入状态,对身体完全失去控制,看着身体堕落,被机器玩弄到不断高潮,这令薛岫有强烈的罪恶感,无力感。

  「真的不舔吗?很爽的啊~」画面中的薛岫一边含着玩具一边说「你不舔就只好升级了~」

  薛岫感到电脑正在威胁薛岫,如果不顺从,下一次就直接把薛岫送上高潮,直到薛岫失去反抗意识为止。想像着各种后果,薛岫明白到自己是肉在砧板上,只有任人鱼肉的份儿。

  就在薛岫想这些的过程中,薛岫感到抽插的速度又开始加快,电击的力量频率愈来愈强,薛岫只好马上学着画面中自己,用舌头轻轻打圈,为这个玩具做口舌奉侍。

  当薛岫开始舔弄的时候,全身的剧烈刺激都停下来,只有插在薛岫下身的玩具给予薛岫的小豆豆和阴道相应的快感。薛岫舔得愈好,下身玩具给薛岫的快感愈强。

  「对~~就是这样子~」画面中的小韵点点头,开始教育薛岫的口舌技巧。
  「再轻一点,轻扫过去~」

  被注射大量媚药的薛岫情不自禁开始舔弄玩具,以求尽快得到高潮。突然,薛岫突然明白学校入校时发的阴茎植入型纳米信号发射装置是干什么用的了,通过媚药增加「自愿者」的性慾望,帮学生门服务的时候只有舔得好才会由发射器反馈信号到内入式感应贞操带产生性刺激,为了高潮,就要努力的去服务好学生们的肉棒………

  薛岫不要这种命运,被拘束在男厕内等待着曾经的同学们的使用,但是快要高潮的身体馀下的反抗意志不多,而薛岫的舌头正为高潮而努力着,一点一滴把薛岫仅馀的意志搾取耗尽。最后,薛岫下定决心,用力的咬住口中假阳具试图作反抗。

  电脑感应到薛岫的反抗意识,立即进入惩罚模式,全身的电极都持续给予强烈的点击式电击,把薛岫由直接送上高潮,一大股淫水由薛岫的阴部喷出,再被机器吸走。电击马上转换成持续电击,高潮被转化成灼痛感,剧痛把正在享受高潮的薛岫拉回地狱。「啊~~~薛岫~~啊~~」

  「鉴于你的抵抗情绪严重,我们重新开始给你再教育一次~」画面中的少女邪恶地笑说。

  由高潮重重地坠落,薛岫的反抗意志已经被击溃,身体不断抖震着,精神恍惚地不懂反应。

  「薛岫,是性服务志愿者。」画面中的薛岫咬字清晰地说。

  「薛岫??性??志愿??」薛岫为了不受更多的罪跟着念叨。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薛岫时而咬紧嘴唇想要抵抗洗脑,时而喃喃重複画面的内容。

  每一次丝韵想反抗都会被电脑发现,她会先被注射更高剂量的媚药,再对身上的电极施以高频电击达到绝顶高潮,薛岫轻微的反抗都会用这种形式来告终。
  薛岫的反抗意志不断被机器破坏,被高潮冲垮,被强行击溃,这令她渐渐失去反抗洗脑的能力。随着时间的过去,丝韵的反抗次数愈来愈少,到最后只能认命地重複洗脑的内容。

  良久,机器用略带生硬的合成女声说「志愿者洗脑完成,精神测试合格,可以进行下一个步骤」

  机器对薛岫的刺激渐渐停下来,在薛岫下身不停抽插的两根玩具也慢慢退出来。玩具上沾满了新生女体的爱液,肠液,尿液和媚药溷合而成的透明黏液,她下身的两个肉穴完全不能闭合,只能不停抽动,像在渴望玩具继续对她的亵玩,一大股黏液由少女的体内慢慢流出。

  薛岫全身上下也大汗淋灕,虽然身上的拘束具被解开,但是连续高潮造成虚脱的少女身体已经无力挣扎逃走,全身潮红的躺在椅子上抖颤。

  工作人员把洗脑头盔拿走,薛岫的头髮完全被汗水湿透,双眼反白,轻轻地喃喃自语「薛岫?志愿?性服务?」

  薛岫被人从洗脑机上抱起来,因为连续高潮体力大量消耗而没有任何反应,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任由其他人摆弄。工作人员把她挂在牆角的大字型拘束架。
  工作人员拿起一个像金属探测器的东西贴近少女的身体,红色的雷射光线来回扫过少女白嫩的肌肤,灼热感令少女不断轻轻扭动身体挣扎。工人慢慢扫描少女每一寸肌肤,在体毛比较多的阴部和腋下则会用更高功率来回扫荡,确保每一个毛孔都被雷射烧毁殆尽。半失去意识的薛岫不断扭动身体发出轻声抗议「唔~唔~」

  接下来,工人拿起水管给薛岫冲洗身体。冰冷的水柱不断冲刷着洁白光滑的肉体,工人像是故意戏弄少女一样,不断用水注来回冲洗变成白虎的敏感部位,少女的面颊氾起红晕发出娇弱的呻吟。

  工人拿出一支注射器,内有100毫升浅蓝色液体,看起来透着古怪的感觉。
  这支药剂是高浓度雌激素,可以令女性身体的皮肤更加水润滑嫩,同时会产生强烈的性慾,令费洛蒙分泌增加,费洛蒙可以令异性对她产生强烈的性趣和慾望,从而令女孩更适合性服务志愿者的工作。

  工人拿着注射器,慢慢地伸向少女的肚脐旁边,插入少女的卵巢。工人轻轻按压注射器,蓝澄的液体不断减少,女孩感到肚脐两边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液体不断灌进卵巢,火烧一样的疼痛感愈来愈强烈,疼痛令少女的面容扭曲,轻声呼叫「啊~啊~」

  两边卵巢的注射完毕,工人拿出一个雷射纹身装置,他分别在少女的左胸脯乳尖上方,盘骨的后方近腰部,以及右边大腿外侧上,纹上性服务志愿者的标志,后又拿出一个标明「自愿者」身份的金属项圈戴在少女的脖颈上焊死。

  项圈上挂着一个心形的吊牌,中间用英文写上简写SSV(sexservicevolunteer)

  的图桉,纹身标志长阔约4公分,可以想像当女孩穿低胸衣装,露脐的小背心或短裙的时候,都会把性服务志愿的印记露出来,但好像「自愿者」们平时都没有多少穿着衣服的时间。

  最后,工人把薛岫由拘束架解下,放在一张医院轮床上,默默地把他推出房间,这时薛岫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彻底昏睡过去…………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